丝绸之路访谈|陆川:希望中国电影能被更多的国际观众看到

发布时间:2020-10-14

曲江影视微信1967号

问:

作为本次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的特别推荐人,你的推荐尺度是多少?

陆川:尺度是一部好皮影戏。这次选的电影类型很多,有大制作的,也有年轻导演的低成本作品。我们建议组内七个人都是在好电影、独立表达、创新、温度的基础上挑选出来的。

问:

印象最深的是哪一个?

陆川:不能这么说。有几部电影是我特别喜欢的,我们讨论的时候我也喊过。

问:

2016年以来,中国影视产业稳步增长。你如何看待中国影视行业在制作能力方面的进步?

陆川:数据可以说明一切。2000年,中国电影开始艰难起步。年票房在全球票房中占比很小,2016年完全赶上。到2018年和2019年,它有略微超过美国的趋势,成为世界第一大电影市场。经过这次疫情,《八佰》这样的电影非常优秀,我预计今年中国电影的票房应该是第一。在过去的20年里,中国电影确实取得了很大的进步。

问:

从你破处到现在,进入影视行业这么多年。中国影视发生了哪些变化?

陆川:我们拍电影,是从看第五代、第六代导演的电影开始的。当时大部分电影都是现实主义或者批判现实主义。近年来,喜剧幽默片、爱情片、各种类型的电影种类和数量丰富,但批判现实主义较少。

问:

疫情过后,你认为中国皮影戏的创作重心和皮影戏行业会发生哪些变化?

陆川:疫情导致我们严重延迟后期制作,影响现金流情况。疫情期间,许多电影都积压了。疫情过后会有与疫情相关的作品,比如关于医疗和医生的电影,以及其他类型的创新。我觉得还有一个趋势就是内容会更真诚,疫情的生死会被磨练,所以观众可能会更反感那些假的,有名气的电影。另外,我觉得那些快乐的作品还是会有很大的市场的。

问:

我们关注的是你导演的各种类型的作品,请问在这些类型中你最喜欢的题材是什么?

陆川:我觉得作为创作者,我的创作生命很短暂。能在自己这个年纪拍一些自己最感兴趣的作品是很开心的。所以,每次找电影,我都是喜欢的。

问:

本届电影节在Xi西安曲江举行。你认为它会给Xi和曲江的文化旅游业带来什么样的促进作用?

陆川:Xi有皮影戏的传统。第五代导演的教父吴老师来自西部电影厂。贺平、陈凯歌、张艺谋、田壮壮是第五代的中坚力量。Xi是中国皮影戏崛起的重要城市。在Xi举办皮影戏节具有特殊的意义。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有其独特的内在特征。虽然还很年轻,但已经开始表现出对电影和戏剧的认真和尊重。我觉得以后会越来越好。

问:

在你看来,皮影戏作为一种艺术载体,对于促进丝绸之路沿线国家之间的互助有什么样的支撑?“一带一路”行动又将为中国影视剧的发展提供哪些机遇?

陆川:皮影戏是一门无国界的语言。我觉得皮影戏在某种意义上确实能把各国的艺术家联系起来,是一种很好的把各国观众联系起来的艺术形式。

问:

目前西方世界对中国可能还有些刻板印象和固有印象。你认为人才如何能让西方世界更了解中国?中国电影玩家需要付出哪些努力才能把中国故事传播到全世界?

陆川:我觉得多交流很重要。皮影戏应该帮助中国公布新的中国形象和文化,更多的中国皮影戏应该走出去,让更多的中国皮影戏在国际市场上被更多的国际观众看到。

问:

想请大家谈谈被看到,有哪些方式,现在应该做哪些努力,才能更好的被看到,让人们看到更多我们想要传达的真实工具?

陆川:好莱坞电影树立了一个好榜样,因为好莱坞已经成为美国文化的象征。中国皮影戏要想全球化,就要吸引世界各地的人才,皮影戏的节日就变得非常重要。我们应该推广不同类型的电影出去,我们也应该讲故事。一部能走出去的电影,应该讲的是人性、人情、共情的故事。也许这种电影可以传播得更多。

问:

第三届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,你带着《我们降生在中国》来了,获得了最佳纪录片。作为这次的特别推荐人,你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,对这个电影节有什么样的祝福?

陆川:疫情爆发后,很多电影节都被取消了,举办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很特别,也很勇敢。疫情过后作为国际电影节举办,我觉得是一件很棒的事情,证明了我们坚持开放的心态,这一点尤为重要。

-结束-

袁泉:Xi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

阅读量:() 点赞:(0)